似果实在枝头

1981年的果实终于熟透了。
热衷于搞抖和抖的角色们(主要是小乔)
抖在右的cp都吃一吃

【小段子】听说狐狸舌头很长

*本来想开车的但是lof最近……我已经炸了俩号了要保护好这根独苗(。

*起因是二哥听说狐狸这种生物舌头很长


“喂,吊车尾的,过来。”

“啊?”

“站好,张嘴,别动。”

“啊——”

“不要发出那种蠢动静,乖乖站着就好。”

宇智波佐助用指尖掐着男人的舌头看了一会儿,神情很是认真。漩涡鸣人不知道对方是何用意,又不好直接拍开对方,只得站在原地边等边胡思乱想,佐助这是在干嘛,我的舌头有什么好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呜哇……

诶,等等……

七代目心中一颤,突然想到这也许是某种验毒方法——你看,电视上不都是那么演的嘛,看一下舌头颜色就能知道对方身体状况如何,有没有中毒什么的——话说回来,佐助什么时候从哪里学来了这个技术?该说不愧是佐助啊,这都能学会……

黑发男人光看脸就知道这傻狐狸又在想些乱七八糟有的没的,一双湿漉漉的蓝眼睛一会儿无辜地瞪大一会儿又满足地眯起来,叫人看了就牙痒痒,恨不得咬他一口。

一向遵从本心的男人说干就干。他松开手,用沾着七代目大人口水的手指捏住男人后颈,像拎一只狐狸崽一样把对方摁进自己怀里,微微低头含住了男人半张开的嘴,继续摧残对方柔软肉实的舌头。

“噗啊……”终于被放开的时候鸣人喘了好一会儿气,他刚刚一度腿软到不得不靠在佐助身上,“怎么了啊佐助……”

“啧。”

“……啧什么啊喂!”莫名其妙被拽着舌头被当做什么小动物一样相看,满头雾水被抓去kiss,而后又被无故嫌弃的七代目捂着嘴巴心疼自己,“你脑袋生锈了是不是?!”

“书上明明说狐狸舌头很长,”宇智波又伸手捏住对方柔软的脸颊往外扯,直到能看到脸皱成一团的男人鲜红的牙龈为止,“你这只蠢狐狸的舌头怎么这么短,别说技术,单纯的舔都舔不好,够干什么的?”

还没等迟钝的七代目品出这句话里暗藏着的糟糕意味,宇智波现任当家,也是宇智波家族肉眼可见的最后一人又加了句经典台词作为结束语。

“真不愧是吊车尾的。”

于是这场对话又以螺旋丸炸掉火影办公室的窗户而告终。

好漂亮的含泪小圣母

佐鸣如果都玩基三的话

搞点设定先放在这里,慢慢完善(。


佐鸣如果都玩基三的话:

鸣人肯定是暴力苍云T,拿着大cw天天在地图频道喊猛t单刷藏宝洞来老板次数多可打折,很久之前专注pvp,对天天打本开荒的佐助各种苦口婆心都没能把对方骗来一起打架(但是佐助带的团里有人找茬的话他会提前挂好悬赏在本门口蹲着)。

开新赛季之后因为T再不让进jjc很是萎靡了一阵并被佐助趁机骗去打团本当固定主T(。),后来又被佐助逼着练了个奶花(专职打碧水),现在的日常是野外暴力pvp铁骨+藏宝洞单刷T(赚点零花)+佐助团专用T,兼职佐助绑定奶。

穷,非常穷,pvp穷千秋万代那种穷,装备坏了舍不得修,身上常年披黄挂红,然而鉴于佐助是专业pve团长所以鸣人实际上从来都不缺钱,兜里的钱基本都被他拿去搞装备+帮会pvp活动+救济一些萌新了。

脸超红,大cw是用开福禄宝箱开出来的不绑定玄晶做的,小铁是抱着佐助大腿用桌子黑的(桌子钱也是佐助出),顺带一说只要是鸣人黑本就一定会出好东西,所以只要佐助在群里说一声今天鸣人主T就会有一群人瞬间“11111”“给我留个坑”“我准备好拿工资了”。

最喜欢的外观是一套金灿灿的直男都不太看得上的散件,佐助给他套的夜斩白看都不看一眼。


佐助是pve剑气双修,最早曾经被鸣人死活拉着玩了几天pvp,后来因为没法把看不顺眼的人彻底干掉,索性眼不见心不烦转了pve。

非常擅长管理团员和赚钱,本人其实对金钱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会不定期写信嘲讽鸣人裤衩耐久度又没了裸奔真丢人顺带附赠二十万金。

因为是pve所以烹饪专精,鸣人帮会团打攻防的桌子也都是他做的(被鸣人帮里人夸“你情缘好贤惠啊”之后穿着一身精简pve暴打了对方并守了对方三天尸)。

曾经是个号称永不缺蓝的暴力咩,气纯下水道之后为了dps牺牲了肾,在被鸣人关心地问了十几次“佐助你肾没事吧要不要吃口鼎不要太勉强自己啊”之后逼着对方练了个奶花专门给自己打碧水。

玩剑纯和玩气纯是两种风格,其实很少玩剑纯(只有跟鸣人吵架的时候才会切剑纯,所以每次他切剑纯的时候团员都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玩气纯的风格相当风骚,会瘫着脸在团队频道疯狂输出骚话(指定对象:鸣人),

脸半红不黑,说黑吧玄晶早就见到不知道多少块了,说红吧自己想要的小东西(比如守心戒)一次都没见过,连夜话白鹭都是鸣人上他号帮忙刷的。

最喜欢的外观是纯阳jjc偏色校服配黑发,跟鸣人截图的时候总会嘲笑对方审美。

最近几天就开始更文!大概!

“晚安,Loki,”Tom俯下身,吻了吻诡计之神的额头,“做个好梦,从明天开始,咱们以后还有的忙呢。”

他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把自己塞进巨大的里面已经裹了一只Loki的羽绒被里。他身边的神转过身,把胳膊轻轻搭在男人身上。

“我跟你说过的,“神祇小声嘟囔,“阳光终将会再次照耀到我们身上,”

“而到了那时,这时,我们的未来就来到了。”

Tom笑了,“那我只好许愿,希望我们相处的日子能多一点。”

Loki撇嘴,“还可以更多一点。”

“More?”

“More.”

【洛汤基】兔与猫

小段子。


Tom抱着一只猫。

本尼问他:“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

Tom抱着那只线条流畅体型巨大的纯色黑猫,有点紧张:“这不是我养的,”黑猫在他怀里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演员先生立马改口:“我昨天才遇到……才把他带回来。”

“哦,我还以为你是犬派呢,”本尼撇撇嘴,问:“我能摸摸他吗?看着手感不错。”

“喵!!!”

“抱歉、抱歉,他有点怕生……”演员先生手忙脚乱地阻止黑猫往本尼身上扑挠,“等过段时间也许就好了!”

“好吧,”本尼理解地点头,“那我先走了,晚上别忘了来派对。”

“好,一定!”

一定个球!黑猫一口咬住Tom的左手,留下一排浅浅的小牙印。长得跟二流法师像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嘶……”Tom吃痛,敲了敲黑猫的小脑壳,“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咬我,也不许抓别人!”

黑猫晃晃头,满脸不爽地喵呜喵呜,演员先生叹气:“今晚你跟我一起去派对不就好了?”

“喵!”

“斯特兰奇先生不会去!他在美国呆着呢!”

“咪呜!”

“本尼不是坏人,斯特兰奇先生也不是坏人,他跟斯特兰奇先生没关系,就是长得像了点……”Tom想起那俩人过于相似的长相,忍俊不禁,“我跟你长得也很像呀。”

“喵嗷——”

“不许说我的发色傻!”

黑猫在演员先生怀里站起身,两只前爪搭在Tom肩上,撒娇似的:“咪呜……”

Tom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松口:“你变回人形,乖乖跟我去派对,我就答应你。”

“啪”一声脆响过后,高大的漂亮黑发男人抱紧了怀里的演员先生。

“这是你说的,”Loki在Tom耳边甜甜地说,“这次可不许哭。”

可怜的演员先生瞬间变成了大番茄。


彩蛋:

“Loki,你什么时候开始养兔子了?”

“昨天开始的,”Loki懒洋洋地说,“挺可爱的吧?”

“可爱是可爱,”Thor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就是怎么好像有点胖?”

蹲在Loki肩膀上的毛茸茸的棕色垂耳兔抖了一下子,悄悄放下了一直捧着啃啃啃的胡萝卜。

“哪里胖?”诡计之神把胡萝卜塞回兔子嘴里哄他继续吃,“兔子就是圆滚滚的才可爱。顺便提醒一下,你看着比他胖五百倍,你最近是不是吃太多中庭人的垃圾食物了?”

“五百倍?真的吗?”雷神开始捏自己的肚子,“好像是胖了点,不行,我得去健身房。”

“唔,走好。哦对了,你看到二流法师了吗?”

“你说斯特兰奇?他好像在二十三楼吧,你找他做什么?”

“没什么,”Loki转过身摆摆手,“就是去炫耀一下我的兔子。”

【缺软】小段子

*dbq很久没发肉了

*最近沉迷小段子



Tom总是喜欢不经意地露出一点舌尖。

他喜欢舔嘴唇,喜欢吐舌头,喜欢抿着嘴唇严肃地听人讲话,然后笑成一只软乎乎的毛绒兔子。

他的嘴唇薄到总被人吐槽英国人不长嘴唇,但同样没长嘴唇的Benedict知道,他的唇软而甜蜜,柔韧度极佳,就算自己故意欺负他,把他的嘴唇含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啃咬舔弄也不会破掉,最多是把没嘴唇的Tom欺负成嘴巴红红,眼眶含泪的生气Tom。

但他跟Benny之间从来没有生气超过五分钟。

此时此刻,他和Benny正在家里窝成一团,俩人抱着一本书。Benny本来好好地坐在宽软的单人沙发上看报纸,午睡醒来的毛绒兔先生打着哈欠蹭过来,蹬掉脚上的棕色棉拖,直接挤蹭着窝进本尼身边的缝隙里,大半个身体压到了Benny身上。

Benny感觉自己身上压了一只巨大的热乎乎的玩偶兔。

“我要那本,”兔先生软乎乎地指使Benny帮他拿书,“你泡茶了?”

“泡了,你要喝吗?”

Tom舔了舔嘴唇,“等会儿再喝吧,”他往下滑了滑身体,让自己窝得更舒服些,“一会儿我烤点饼干。”

Benny单手将柔软温热的兔先生搂进怀里,帮他举着书,硬要跟他看同一本。

“你给我念,”他耍赖,“我给你当靠枕。”

“这本书你都看过五次了……”

“而你一次都没给我念过。”

兔先生没辙,只好清清嗓子,给他撒娇的恋人念书。

Benny不一会儿就溜号了,不是Tom念的不好,而是他的视线不自觉就被Tom的嘴唇和舌尖吸引过去。那一点小舌头俏皮的很,红嫩可爱,偶尔露出来一瞬又很快缩回去,怯生生的。当Tom再次停顿,不经意舔了下嘴唇的时候,Benny低下头咬住了他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舌尖。

“?!”

男人叼住兔先生的舌尖,就像老虎叼住了兔子一样舍不得松口,他把兔先生整个儿摁在怀里狠狠亲他。“都怪你,”Benny在接吻间隙含着Tom的下唇抱怨,“谁让你总是舔嘴唇的?”


【虫基】豌豆王子

一个小童话,给Bear妹子的回礼。


《豌豆王子》

Loki是这个世界上最娇嫩,最美丽,最聪明的小王子。所有人都想得到他,所有人都邀请他去自己的家里做客,但他谁都瞧不上。

“你们的房屋简陋破败,椅子硬得像风干一个月的面包,我呆不惯,”Loki边说边卷起袖口,露出自己雪白的手臂,那上面有好大一块淤青,“我每次都被硌得很疼。”

平民们不得不退缩,而各路王子贵族们则纷纷绞尽脑汁,想方设法把自己的城堡打造的辉煌壮美,沙发与睡床更是竭尽所能,比如只用小天鹅茸羽制作而成的枕头,月光织就的丝被,花瓣裹着露水制成的抱枕……不一而足。但Loki依旧不满意,不仅如此,他还越来越刻薄了。

“真不知道以你们的脑子是怎么守得住这些财富的,”小王子对这些贵族们的讨好行为嗤之以鼻,“依我所见,你们有空做这种无聊透顶的事,还不如把这些钱花在外面那些快饿死的人身上,说不定能让你们的城堡腐朽地慢一点呢。”

虽然小王子的舌头就像眼镜蛇的毒液一样使人畏缩,但他的美貌和骄傲反倒使大家更想得到他了。一时之间,“得到Loki的爱”似乎成了什么天大的荣誉一样,叫大家争先恐后抢破了头。

而小王子反倒越来越沉默起来。在他还小的时候,他最喜欢穿纯白色的短袖短裤,他的妈妈会亲自给他在领口处打一个小小的墨绿色蝴蝶结;在他妈妈去世之后,小王子就逐渐不再穿短袖了,现在的他每天都穿着高领的华丽衣裳,修长的手指也被黑色手套遮住了,除了那张仿佛初春的嫩叶与冬雪交融而成的美丽脸庞和乌黑的卷发之外,剩下的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人们却为此疯狂。

终于有一天,小王子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连夜打了个小小的包袱,换了一身粗布长袖长裤,披着他妈妈亲手缝给他的暗绿色斗篷,离开了从小生活的城堡。

在路上的第二天,他遇到了一个棕发男孩。小王子第一次独立出远门,结果刚出门不久就被鸥鸟们抢了面包。作为报复他把最肥的那只鸥抓住烤了来吃,但面包已经被全部抢走,肉只够他吃一两顿。就在他一筹莫展之际,男孩出现了。

“你要吃面包吗?”

“……你想要什么?”小王子很警惕,“我身上没有珠宝。”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是看你饿了,怕你难受。”

小王子是挺难受的,更准确来说,是伤心,但他才不会让眼前的陌生人知道自己的心事呢。他撇撇嘴接过干巴巴的面包,小声说:“谢谢你。”

男孩笑了,“不客气,”他挨着小王子坐下,也掏出一块面包开始啃,“有件事我确实想问你一下,”他口齿不清地说,“我想去找Loki王子,你知道他的城堡在哪里吗?”

“你找他做什么?”

“我喜欢他呀,”男孩害羞地笑了,“我从十岁时就开始喜欢他了。”

骗人。Loki心想,你十岁的时候知道我长什么样吗。

“十岁的时候,我曾经有幸当过他的玩伴,他那时候穿着雪白雪白的短袖短裤,领口扎着很漂亮的小蝴蝶结,就像这样——”男孩在自己打着补丁的领口比划,Loki注意到,男孩的衣服很干净,“我跟他一起捉蝴蝶,陪他找最适合他妈妈的鲜花,我还跟他一起见到了月亮里来的小鸟呢!”

“后来呢?”

“后来,我家里有事,只好先走啦,”男孩挠乱自己那一头看起来暖洋洋的卷发,“走之前我答应过他,一定会回来找他。”

Loki仔细打量着对方看起来就很柔软的棕色卷发和琥珀蜜色的圆眼睛,终于跟自己记忆中那个小小的身影对上了号。

他是Peter,Peter Parker,Parker大公的小儿子。Loki想起他走的时候,自己哭花了脸,直到比自己哭的更惨的对方一遍一遍地跟自己保证他一定会回来,小王子才破涕为笑。

Peter那次离开是因为Parker大公意外死亡,而他唯一的幼子善良又单纯,被心怀鬼胎的亲戚们耍得团团转,到最后甚至被迫净身出户,一个小孩子在严冬里被赶出家门。而等Loki从密信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哪怕他亲自出马把Parker家族的财产全部夺回,哪怕他把那些残忍的亲族们全部流放,那个小小的,总在他身边冲他傻笑的Peter也回不来了。

Loki一直以为Peter死了,而现在,Peter又出现在他面前,啃着一块傻里傻气的面包,说着傻里傻气的话,露出傻里傻气的笑容,叫Loki眼眶一热,手心一痒。

“那你为什么不给他写信?”小王子笑眯眯地问。

“我给他写啦,写了可多呢,”Peter叹气,“但他一封都没看到,肯定的。他如果看到了就一定会想方设法联系我,我猜是因为我用的信纸不够好,落款也没有爵位吧,这种信太多,不会被送到他面前的。”

Loki没声了,这么多年他亲自过目的信屈指可数,他现在心虚的要命。

“我只好努力赚钱,终于攒够了盘缠,这才能来找他。”

“他会见你吗?”

“他一定会的,”Peter抻了个大大的懒腰,扭过头露出那种狗崽儿似的笑容,“我只要叫一声‘Loki’,他就会立刻看向我,他的可爱是不会被时间改变的。”

他现在就在你面前,你却认不出他,视力不好的小傻子。

Loki气呼呼地啃着面包,Peter体贴地给他递水,“慢点吃,”他说,“天色也晚了,今天咱们就在这里打地铺吧?”

谁跟你是“咱们”?Loki这么想着,嘴上却说:“你睡觉老不老实?不许抢我的毯子。”

“我很老实的!”

骗子!

夜里风很凉,草地被风刮出沙沙的声响,但Loki却完全感觉不到冷,不仅如此,他甚至还热到冒汗。

Peter信誓旦旦保证自己睡姿老实,结果却在入睡三分钟之后就死死缠在了Loki身上。小王子脸涨得通红,伸出去想推开他的手又缩回来,最后轻轻搭在了男孩的肩膀上。

第二天早上,Loki比男孩儿先醒来。他已经很久没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了:没有做噩梦,身上也不疼,一夜沉眠,直到阳光将他唤醒。

Loki习惯性地卷起袖子想查看身上的淤青,却发现自己的手背还是雪白一片,干净的很。

“Loki……你醒了啊,”Peter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爬起来,“不再睡会儿了吗?”

小王子死死瞪着他,而Peter几秒钟过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Loki,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假装不认识你的——”

“Peter Parker——”


在那之后,他们过上了快乐的生活,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淤青》

是从某一天起,小王子突然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奇怪的淤青。

他想去问妈妈,走出一步之后他才想起来,妈妈在前天去世了。

小王子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个团儿,躲在衣柜里沉默地流泪。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佣人们推门进来的声音,但他不想被人看到自己在流泪,只好继续藏着。

“Loki王子不在吗?”

“也许是出去了吧。”

扫帚刮擦地面的声音。

“Loki王子越来越漂亮了。”

“是呀,我昨天还听到Jack公爵向国王求娶小王子呢!”

“国王答应了吗?”

“怎么可能答应啊,傻子!”

一阵笑闹的声音,Loki在衣柜里感受到一丝慰藉:虽然他的父亲平时对他很冷淡,但果然还是护着他的。

“国王才瞧不上区区一个公爵呢,”尖利的声音嘲弄地说道,“我那天偷听到了,国王跟大王子说,打算把小王子送去邻国和亲呢!”

“诶,邻国国王不是都年过半百了吗?”

“那又怎样,邻国矿产丰富,土地丰饶,国王可是眼馋很久了。”

“嘘!不要再说这些了,快点打扫完走吧……”

“好好好……”

仆人的声音渐渐远去,Loki从衣柜里走出,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左臂。

那上面又多了几块新鲜的淤青。

第二天,小王子受邀去Jack公爵家做客,他刚坐下,就皱起了眉头。

“你家的椅子真硬,”小王子不满地说,“都把我的手臂硌青了。”



一点法律常识都没有开口闭口就敢谈侵权了,随便找个学法的大一学生看看这事儿人家都能笑掉大牙。论侵权谁比得过你们啊,电影你拍的?字幕你翻译的?脑洞人家洋妞四五月份就开了,微博上也有比你们早的,怎么就成你们的独特创意了?拼图打水印能把您手累骨折还是怎么着?扭头就敢说这图是你家的了,你申请专利啦?迪士尼怎么不知道?要不然你去问问?

真的,别丢人了。是你们原创的图,翻译的字幕,开的脑洞吗?都不是,电影漫威的,字幕别人翻的,脑洞也不是你们最先开的,你们最多就是拼了个图打了个水印,基本上等同于走在路上看到个路灯好看就去撒泡尿占上假装那是你的。在这儿死咬着不放丢的是你们自己的脸,长点脑子吧。

小花爷:

占tag致歉
大家好,我是小花。在这里为我弟弟发声。
lofter白念生=微博BNSThorki @白念生
朋友们大家好,这次想跟大家讲讲盗图狗的故事。
那么——接下来,开始我们的表演。

一,首先你未经同意私自截图去除水印!见图p4,p5
还发给了微博博主!这点让我很生气,我承认我做的图好看,但是你私自盗图是不是不对?起码先经过我的授权?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不但盗图你还私自去除水印,怎么?会用消除笔很厉害吗?🙄

二,微博大V竟然接受投稿以后不予理睬后期?p6
你是一个微博大V,在有人提醒你你发的内容有盗取现象的时候不予理睬?而且你还不删除微博?这样是不是不对?你这样是不是助长了这些行为?

三,未经允许空间转发p7
首先,作图很辛苦,喜欢可以找我授权。但是你一声不吭转发空间还不知道原主是谁的行为……???🌚
空间转发越来越多我难道要高兴我的图被你们喜欢很开心吗??!!可不可以不要私自截图,改图!未经授权都是盗取!!!

四,未经允许转发在老福特
这个我就笑笑不说话了,一刷老福特是我二改的图。让我对这个软件……心里很不是滋味,还有更甚者就是截图不改的!
正版不问津,盗版传千里???

五,关于你们的态度问题p8,p9
盗取本来就有错,让道歉还坑坑次次的,让删除还不予理睬。那么我只有把你们挂出来让大家都看看你们了。希望你们有点良心。

五,关于这件事的看法和总结
希望以后大家喜欢我的图就来我的老福特。
不要让盗图狗继续这样苟且好吗?
谢谢你们的理解和配合,以及希望大家都能让版权真的实用。

最后这里,给您致敬了。希望你们帮我可以转发扩散。谢谢你们了。🌸